雨打琵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雨打琵琶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赵坤嘴角噙着笑,丝毫不被舒婉的话唬住,他看了一眼床上一动不动的萧衍,笑的愈发猥琐起来。

    看着赵坤不怀好意的目光,舒婉背上冷汗涔涔。

    屋内的光线偏暗,房中点了一盏灯,灯光打在萧衍的脸上,衬得他那张脸分外惨白,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坤,眼里闪烁着火光,盯得人发怵。

    “劝你赶紧离开!”她强装镇定,往门外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丫鬟过来,沈婉的心顿时有些凉了。

    萧衍只是笑,也不恼,一瞬不瞬地盯着地上的赵坤。

    赵坤长得人高马大,要是真想把她怎样,她根本无力抵抗。

    这样的眼神她再熟悉不过,曾经有一次她偷跑出府,见过几个地痞流氓,那些人的嘴脸和言语就跟现在的赵坤一模一样。

    “表嫂,我特意过来看看你。m.ruxueshu.com”赵坤反手就将门关紧了,抬腿往前迈了几步。

    舒婉站在一旁一动不敢动,全程默不作声,只希望萧衍能忘了她这个人的存在。

    赵坤微眯着眼:“你还指望这个死人替你撑腰?他都昏睡了快三年了,御医都说他活不过今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是喂他吃屎,他也奈何不了我,不如……你伺候我,怀上我的种,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他眯着眼,上下打量了一眼舒婉,目光在她细小的腰肢上流连忘返,舔了舔唇,他又道:“再说,表嫂现在最重要的是怀上子嗣,你看我表哥,半死不活的模样,那方面定然不行。”

    萧衍手掌撑着床沿,动作极为缓慢的撑起身子,靠坐在床上微微喘了几口气,仿佛只是起身就耗尽了他大半条命。

    “我

    他昏睡了太久,明显瘦了很多,往日量身定做的寝衣变得有些宽大,松松垮垮的套在他身上,露出些胸膛来。

    “表嫂这是在关心我吗?”

    “表……表哥,你醒了?”赵坤心理破防,噗通一声跪地,给他磕了几个响头,最后匍匐在地,大气不敢喘一下。筆趣庫

    舒婉往后退了退,满脸戒备:“这是王爷的寝居,岂是你能随意进出的!若是让老太妃知道了,定不轻饶你。”

    舒婉只觉得犯呕,怒斥道:“你做梦!”

    “王爷在此,你敢放肆!”她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壶以备不时之需。

    屋内的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静悄悄的房间里,舒婉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跳如擂鼓。

    床上的萧衍忽然睁开了眼,从嘴里发出一声冷笑。

    许是睡了太久,还未适应,他的声音干涩又沙哑,阴森森的,入耳只觉得一条毒蛇爬过背脊,让人浑身恶寒。

    听你说的挺起劲的,来,继续说给本王听听。”

    赵坤不敢抬头看他,又连连磕了几个响头,颤声道:“表哥,我错了,我不该酒后乱言,方才都是我开的玩笑,是我胡说八道。”

    “表嫂放心,表哥这个房间僻静,屋外的丫鬟都被我打发走了,你喊破了喉咙她们也听不见。”

    “怎么不说了?”萧衍侧过头看着一脸惊恐的赵坤,语气颇为平淡,赵坤却听得汗毛竖立。

    他再次看向赵坤,嘴角牵出一抹笑:“来,把方才的话再说给本王听听。”

    “呵……”

    舒婉浑身一颤,一股寒意爬满背脊。

    赵坤继续上前,嘴里说道:“表嫂,识时务者为俊杰,难不成你还想守活寡吗?”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醉春风

雨打琵琶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