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琵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雨打琵琶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窗外的天渐渐亮了起来。

    一想到这些,舒婉浑身的汗毛倒立。

    想起昨夜的一幕,舒婉祈愿萧衍永远都不要醒来,最好一直这么沉睡着。

    听闻容妃是萧衍的嫡母,虽不是他的生母,但她一直视萧衍为亲生。

    想起方才那双阴鸷的眸子,慌忙又将目光收回。

    还有一年,他平定北荣战乱,一路披荆斩棘,如入无人之境,最后屠了北荣十三座城池,还将北荣的将士剥皮拆骨,做成人皮灯笼挂在收复的城池里。

    老太妃坐在正堂之上,容妃正与老太妃说笑,旁边还坐着一个青年男子,其余的都是府中伺候主子的丫鬟仆人。

    舒婉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

    有一年他平定战乱,得胜归来,百姓们夹道跪拜,高声齐呼:战王万岁。

    他杀过敌军,杀过流寇山匪,杀过得罪过他的忠臣,就连琅国的亲王,只要他看不顺眼,也亲手杀了几个!

    “今日的雪景不错,我想去院子里走走。”舒婉抬眼看了看漫天的雪景,口是心非的说着。

    虽然她的婚事办的极为简单,但是今日的请安还是要去的。

    屋外,大雪纷飞,整个战王府银装素裹。

    桂嬷嬷挑开帘子跟屋内的人通禀王妃到了。

    舒婉款款走到老太妃和容妃身前规矩行礼,不卑不亢,端庄得体,挑不出一丝错处。筆趣庫

    容妃面容和善,语气轻柔亲近,不似舒婉想象中的冷傲威严。舒婉心下稍稍放松,这才敢抬眼看她。

    舒婉缓缓睁开眼。

    舒婉扫了一眼屋内的人。

    老太妃含笑着点了点头:“起来吧,乖孩子。”

    萧衍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

    她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假象。

    舒婉又依次给老太妃和容妃敬了茶,容妃十分满意的接下茶盏,微微抿了口茶:“不错,阿衍好福气,王妃是个很精致的人儿。”

    蹙眉收回目光,心中十分反感,可她不敢说半句,只得快步离开了。

    无数的目光落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恨不得将她看透。

    她还记得爹爹曾经跟她说过关于萧衍的事迹。

    其实她很怕冷,最不喜欢雪天,但是相比于进屋面对萧衍,她情愿在这冰天雪地里多呆会。

    舒婉迈进主屋里,打断了屋子里原本的谈笑声。

    话,屋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还是老太妃率先打破了僵局:“这天寒地冻的,往后就不用常来请安了,好生在萧衍的房间伺候就好。”

    赵坤的眼神让她十分不舒服,根本不像一个表弟对表嫂该有的敬重。

    萧衍听了,直接飞身下马,从将士的腰间抽出佩剑,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当场将几十个百姓的头颅宰了下来,鲜血染红了半条街。末了,他还让跟随的将士用刺刀挑起落地的头颅高高悬挂在城墙,那惊悚的一幕让围观的百姓毛骨悚然,自那以后,只要他回京,上京的街道定是空无一人。

    更有甚者,传言他喜欢茹毛饮血,有人亲眼看他将俘虏扔进油锅,让众将领吃。

    起伏,并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桌上的大红喜烛还未燃尽,屋内静悄悄的,她看了一眼萧衍,他一动未动,胸腔微微

    饶是皇帝也要敬畏他三分。

    慌忙将地上的碎瓷收拾干净,又吃力的将昏倒的萧衍拖回床上。www.juyuanshu.com

    舒婉脸上始终端着浅笑,让人看不出一丝破绽。

    赵坤一双眼睛从舒婉进门开始就没移开过,容妃出声提醒,他这才反应过来,忙唤了她一声:“表嫂。”

    翌日清晨,靛蓝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天还没完全亮。

    舒婉点了点头,只想快些离开。

    舒婉没再说

    寒暄一阵后,容妃便让舒婉先回去,离开的时候,舒婉感觉到一道赤裸裸的目光一直盯着她,她回头,正好撞上赵坤不怀好意的目光,心下一沉。

    她垂眸去看他的脸,睡着的萧衍看上去并不可怕,甚至很好看。

    “这位是赵坤,是萧衍的表弟,现在他该唤你一声表嫂。”容妃握住舒婉的手,亲切的跟她介绍起身旁的青年男子。

    最后,老太妃率先离开了,容妃拉着她的手简单寒暄了几句。

    桂嬷嬷带着两个丫鬟进来伺候她梳洗。

    “老太妃说了,王妃身子弱,还是要多呆在房里比较好,免得在外受了风寒。”桂嬷嬷连这小小的要求也不应允,只催促着让她赶紧回屋。

    收拾妥当,舒婉跟着嬷嬷一路来到东苑。

    她完全是被冻醒的,寒冬腊月,屋内的窗户关的再紧也有冷风透过门缝灌进来。她不敢跟萧衍睡在同一张床,自己抽了条喜被打了个地铺就睡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醉春风

雨打琵琶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