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琵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雨打琵琶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表……表哥,我再也不敢了。www.qingyoushu.com”赵坤最怕这样的萧衍,让人辨不出喜怒,他曾经将人剥皮抽筋时也是这样一幅表情,他情愿被他打被他骂,也好过现在这幅样子,看着他笑。

    萧衍慢悠悠地开口:“相对于活人,我更相信死人的话,或者……不会说话的人。”

    “就算我喂你吃屎……你也……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赵坤说完,裆下已经浸湿了一片,大哭着朝他磕头恕罪。

    舒婉起身,刚迈出一步,手腕忽然就被萧衍握住,冰冷的触感自他指尖传来,如同死人一样没有温度。

    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割下赵坤的舌头,而她,与他素未谋面,昨晚又打伤了他,他又该如何惩罚她?

    “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表哥,你放过我,放过我。”

    他们都说,活阎王若对谁浅笑,那人绝对会死的很惨。

    赵坤惊恐地抬头,喉咙里的哭声一歇:“表……表哥

    看着怎么擦都擦不干净的毛毯,舒婉几乎要哭出来,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一百种死法。

    赵坤是他表弟,听闻容妃对赵坤极为宠溺,视为亲生儿子般疼爱,萧衍如今割了他一条舌头也不怕寒了容妃的心吗?

    舒婉浑然不知痛感,又慌忙去擦地毯上的血渍,结果越擦越多。

    她不想死,她还有很多事未完成。

    舒婉怔在原地,看着地上刺目的鲜血,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思及此,她的心瞬间凉透

    想逃,逃得远远的。

    他嘴角依然噙着笑,像个温润如玉的公子。

    舒婉想趁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溜出门,结果刚走到门口,背后就传来他的声音,毒蛇一般冰冷又渗人。

    舒婉一抬头就对上他染着笑意的眉眼,脑中警铃大作。

    “还有呢?”萧衍勾了勾唇角,让他继续说。

    “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听得到。”他将方才赵坤威胁舒婉的话原原本本还给了他。

    话音落地,不知从何处突然窜出一个黑衣人,满身肃杀之气,他毕恭毕敬地站在萧衍床前,单膝跪地唤他一声:“主子!”

    舒婉一个激灵,手里的茶壶落了地。

    都怪他被舒婉这娘们的美色迷惑,半刻都等不得,他早该忍忍的!

    “对不起。”惊慌失措的蹲下身收拾地上的狼藉,一不小心被瓷片割伤了手指,殷红的鲜血滴在昂贵的西域毛毯上。筆趣庫

    “反正……反正你半死不活,那方面肯定不行……不如……不如就怀上我的种……”赵坤浑身抖如筛,话没说完就颤颤巍巍地不敢再说下去。

    萧衍眯着眼打量着地上的女人,她哭丧着脸,湿漉漉的眼睛稍不注意就要落下泪来,他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小奶狗,每当他训斥它的时候,它就是这副模样,耸拉着小脑袋,大大的眼睛黑溜溜的滚着泪,可怜兮兮的,莫名的惹人爱。

    赵坤疼得当场昏死过去,黑衣人如拖着一条死狗将他拖了出去。

    他要是知道今日这尊活阎王会醒来,他是万万不敢踏入房门半步,再怎么也该等他死得透透的再来。

    “你知道的,我最不喜欢话说二遍。”他不紧不慢的说着,闲话家常般。

    了。

    萧衍依旧是慢悠悠地开口:“以下犯上,大不敬!割下他一条舌头,丢出府外喂狗!”

    “过来。”

    人皮灯笼,身首异处,开肠破肚,不知哪一种会落在她身上。

    若不是萧衍及时醒来,想必她今日也难逃赵坤的欺辱。可面对苏醒过来的萧衍,她又陷入了另一种更为惊悚的恐惧中。

    ,我保证,今天发生的事,我绝不会对外说出一个字,就当我从未来过。”

    萧衍满意的轻笑了一声,道:“不过你说的不错,本王这个地方僻静,鲜少有人来。”

    黑衣人领命,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短刀,还不等赵坤求饶,手起刀落间,直接割断了他的舌头。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醉春风

雨打琵琶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