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琵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雨打琵琶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萧衍唇角勾了勾,笑意不达眼底,从她手中捻起一粒药丸,淡淡道:“它有个名字,叫做一夜欢。”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舒婉只觉得一声晴天霹雳在她脑海炸开。

    蓄意勾引?

    “别这样,你……你该吃药了!”舒婉猛地推开他,踉跄地跑去桌上拿了瓷瓶,慌忙倒了几颗在手心。

    他从不知一个女人的腰能如此细软,盈盈不足一握,仿若无骨,仿佛只要稍一用力就能瞬间掐断。

    最后,她感觉到萧衍的

    半晌,她终于捡完了药丸,留了几颗在掌心,将药丸递到他面前,支支吾吾道:“桂嬷嬷交代过,这药王爷要每日服用。”

    她连忙蹲下身去仔细地将一粒粒药丸捡起,尽量避免与他眼神接触。

    舒婉的整颗心悬在半空,随着他的动作而颤动,生怕他下一秒就要掐断她的脖子。

    她太紧张了,一不小心将所有的药丸都倒在了掌心,她故意将手一抖,细小的药丸全部洒在了地毯上。

    “你可知这是什么药?”他抬眸看着她。

    屋内的灯光越发模糊,他的手竟有些不听使唤,眼睛也渐渐管不住,停留在她白皙的锁骨上,从前书中用“冰肌玉骨”来形容女子白皙的肌肤,真是一点也不夸张。

    舒婉下意识就想挣开,不想他的力气极大,只稍稍一拉,舒婉整个身子就栽到了他怀里,萧衍的另一只手顺势握住她的腰肢,掐了掐,嘴角上扬。m.ruxueshu.com

    可他什么都不问,只是让她去准备吃的。

    会怎么想她?

    萧衍的手冰冷的像条阴冷的毒蛇,正爬在她的腰侧,渐渐的又在她的背上游走,她死死咬住唇,拼命的忍着,可身子还是忍不住颤抖。

    想到这,舒婉脸色绯红,语无伦次的解释:“对不起,我不知道这药会是……我以为是调理身子的良药。”

    “替我传膳。”

    萧衍仿佛能猜到她下一步的动作,再次圈她入怀,手指捏住她的下巴细细摩挲着。他的指腹有一层薄薄的茧,只是轻微的动作也让她的下巴留下了红印子。

    天呐,她都干了什么?

    舒婉整个人懵了。

    一夜欢,这不就是……

    “什……什么?”舒婉以为听出了幻觉,方才他不是说要杀了自己?

    他为何不问问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房里,她也好趁机跟他解释解释,说自己是他新娶进门的王妃,还有昨晚的事,她已经想好了脱罪的理由。

    好险,好在她找了个适当的理由及时逃脱他的魔掌。

    她把这玩意喂给萧衍吃,他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如今看来,果真不假。

    舒婉僵直了身子,可感官却在此刻出奇的敏锐。

    想到这,她身子颤抖得更厉害,本就白皙的脸蛋变得惨白惨白的。

    最后他的声音落在她耳中,这般……出人意料。

    手悄无声息地滑进了她的衣襟里……

    “良药。”

    他一低首,目光下移,便可从宽大的领口内窥见她胸前风光。

    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担忧,舒婉总觉得心里十分不踏实。

    萧衍看着她手中的药丸,皱起了眉头,俊脸黑沉。

    是要摸索她的脊骨,找到最佳下刀的位置,然后将她剥皮抽筋做成人皮灯笼吗?

    萧衍将她所有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双眸微眯,静静看着她不语。筆趣庫

    “轰!”

    “本王饿了,要吃东西。”他再次重复道。

    她知道解释也没用,便又一次想逃。

    声音很平淡,让人听不出喜怒。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醉春风

雨打琵琶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