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琵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雨打琵琶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清风看了看自家主子,呵,脸色全黑了。

    小梅低垂着头,小声回道:“阿秀偷吃王妃的补品被王爷知道了,王爷将她关去了柴房。”筆趣庫

    两人放轻了脚步。

    舒婉有些意外:“母妃让你来伺候我的吗?”

    与往常不同的是,今日伺候她梳洗的不是阿秀,而是小梅。

    清风不解,问道:“那这丫头怎么处置?”

    次日清晨。

    阿秀睨了她一眼:“这点胆量都没有,放心好了,那女人蠢着呢,这半个月我天天给她冷菜冷饭,她也不敢给我甩脸色,等有朝一日,我要是做了王妃,定然比她强!”

    熟悉的冷檀香扑面而来,她睁眼,发现自己正扑在萧衍怀里。

    脚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清风替舒婉掀开轿帘:“王妃请上马车。”

    推开门,屋外大雪纷飞,王府内外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

    谁投怀送抱?这家伙未免太自以为是!

    “原来如此。”舒婉暗自松了口气。

    舒婉蹙眉,忽然有些猜不透他的用意。

    小梅摇了摇头:“不是,是王爷派奴婢来的。”

    舒婉睁眼时,天光已经大亮。

    舒婉转过头,揉了揉被撞疼的脑袋,她祈祷最好来一场意外,摔死这个讨厌鬼!

    舒婉抬眸一看,果然见府外停靠着一辆马车。

    “先关她三日,不准给她吃任何东西!”

    “阿秀呢?”不过相比于阿秀,她还是比较喜欢小梅的乖巧温润。

    厨房内,阿秀大口吃着炖盅里的燕窝,脸上丝毫不惧。

    小梅点了点头:“今天是王爷生母的忌日,太妃说了,王妃理应跟王爷一同去祭拜。”

    “王爷,要不要属下去把她杀了?”

    “王妃,这天冷,穿上这个吧。”小梅上前

    今日他穿了一件白色衣袍,长眉斜飞入鬓,清冷的双眸,犹如谪仙一般。

    “啊,对不起。”

    萧衍唇角微挑:“正好。”

    就在这时,厨房内传出一阵动静。

    舒婉气极。

    阿秀舀了一勺给小梅:“来,你也试试,这可是燕窝,珍贵着呢。”

    抛开其他不说,她不得不承认,这家伙长得十分好看,舒婉看得片刻失神。

    清风如实回答:“那丫头死也不肯招,昨日不堪折磨,咬舌自尽了!”

    果然,王爷虽然沉睡了三年,可性子一点未变,担得起活阎王的称号。

    “怕什么,她不过是个罪臣之女,王爷才不会喜欢这样一个女人,老太妃放任她在这自生自灭,又没嘱咐咱们好生伺候,这么好的东西给她吃实在浪费!”

    不等她起身,萧衍直接将她推了出去,后脑勺重重磕在轿沿上,舒婉疼得直皱眉。

    “王爷,属下找遍了王府,没有找到可疑人物!”

    “王妃快些梳妆吧,王爷还在等着。”

    清风追过来时,正好看见萧衍从望月阁出来。www.gudengge.com

    小梅是容妃身边的人,没道理会来伺候她。

    “王妃看够了吗?”他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声音就跟他的双眸一样清冷。

    “王妃还是自重些,投怀送抱的举动,以后还是少用,本王可没兴趣!”拂了拂方才被她碰过的衣料,萧衍面色冷峻。

    清风顿时明白了过来,心里不由得一颤。

    这家伙,果真是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

    “等我?”

    给她披了一件红色的斗篷。

    “阿秀,这些都是容妃命人给王妃送来的补品,你这样全都吃了,要是让娘娘知道了,定要责罚于你。”

    萧衍冷笑:“是只狡猾的狐狸。”

    “彩月可招供?”萧衍答非所问。

    舒婉忍不住将身上的衣服裹紧。

    轿帘掀开,舒婉一抬眸就看见萧衍坐在马车里。

    舒婉脸色一红,低着头上了马车。

    等她做什么?难不成昨晚的事,他到底还是怀疑到了她身上?

    小梅不敢吃,连连摆手。

    一阵北风扑面而来,刀子一般,剐得人生疼。

    “王妃快些去吧,王爷已经在府门等着了。”

    马车行驶在雪地里,舒婉一个不稳,整个人往前扑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醉春风

雨打琵琶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