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琵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雨打琵琶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可她至今都还不知自己爹娘葬在何处。

    “清风!”他神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周围的温度好似瞬间变低了。

    清风将祭品从马车里取出,一一摆放在墓前。

    萧衍站起身来,讳莫如深地看了眼远处的密林,几只飞鸟像是被什么惊扰了一般,振翅高飞。

    “我爹是被冤枉的!”她紧紧蹙着眉,第一次像只发怒的小兽般,对他龇牙。筆趣庫

    今日出行,萧衍为了掩人耳目并没有带随从,只有他们三人。

    清风掀开轿帘,舒婉跟着萧衍一同下了马车。

    舒婉心里咯噔一声:“王爷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本王听说,你爹的案子,还是温廷玉亲自操刀。”

    他眉宇微微皱了皱。

    他都没哭,这女人倒是先哭起来了,恐怕又在耍什么心思,博取他怜悯!

    他浑身自带一种威压,舒婉觉得她所有的小心思在他面前都无处遁形,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突然开口:“你可知,背叛本王是什么下场?”

    墓碑前,点燃祭拜。

    他开口,声音就跟他人一样凉薄:“光说有什么用,什么事都要讲究证据

    他说的如此平淡,闲话家常般,却让她不由得绷紧了身子。

    萧衍忽然觉得有趣。

    她忽然想起自己的爹娘,温廷玉答应过她,只要她乖乖嫁给萧衍,他就会替自己安葬好爹娘。

    “你哭什么?”

    眼前的坟墓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坟墓周围都是枯黄的荒草。

    舒婉擦了擦眼泪,抽泣了两声:“我不过是想起了自己爹娘,有些伤怀。”

    有这么一瞬间,舒婉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些孤独可怜。

    “王爷想说什么?”她试探着问,后背浸出了冷汗。

    舒婉低头不做声,取了一把带来的香烛纸钱,默默走到

    想来年代久远,墓碑上长了一层青灰色苔藓,恐怕他昏迷这三年,这座墓碑都没人祭拜。

    她猜不透他,恍惚间觉得,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说得轻描淡写,却比这寒冬里的积雪更让她痛心。

    “王爷,天色已晚,早些祭拜吧。”

    触物伤怀,舒婉忍不住落下泪来。

    马车出了城门,一路往北驶。m.sanguwu.com

    舒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萧衍站在墓碑前,手指轻轻拂过墓碑上的字,眼里的神情是舒婉从未见过的落寞。

    萧衍蹲在坟前,将一叠纸钱丢进火堆里,扬起一层灰烬“你爹通奸卖国,铁证如山,想必尸体应该在乱葬岗。”

    雪渐渐停了,厚厚的积雪淹没了原本的道路,马车行驶得很缓慢,到了城郊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王爷,王妃,到了。”

    火盆里的纸钱烧得旺盛,偶尔有几片枯叶落在火堆里,噼里啪啦地响。

    萧衍侧目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

    他唇角勾了勾:“听说你跟温廷玉本有婚约在身,这事可真有意思。”

    舒婉以为堂堂镇北王的生母所葬之地,应当是一块风水宝地,可她万万没想到会葬在如此荒芜的地方。

    他以为她只会哭,只会耍心思让他怜悯,原来她还会发怒。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醉春风

雨打琵琶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