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卜喵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萧卿知这才看向聂若,“我们开始吧!”

    “二师兄,我起晚了,大师兄在罚我!”谢亭机智的吼道,毕竟,聂若比他更晚。

    “师娘爱子之心,我能理解。”

    自从为了佳人,答应萧卿知好好练武之后,这是聂若第三次梦到那红衣女子了,原本模糊不清的记忆被从脑海深处翻了出来,一遍遍的在梦中重复,似乎也越发清晰起来。m.boyishuwu.com

    聂若尴尬一笑,转向萧卿知,有些心虚,笑容里还带着些讨好。

    练武场,谢亭已经从被某不知名的师兄教导,转给了萧卿知让他一起带,顺便跟他作伴。

    自己打,紧跟着就是自己挨打,但萧卿知打,媳妇再生气,也不至于真的对萧卿知一个孩子动手,最多是瞪两眼罢了。

    聂洪简直感动哭了,得徒如此,夫复何求啊!他们聂家庄终于出了个不怕他夫人的人了,这太难得了。

    “若你师娘生气……”

    聂夫人立刻端着盘子站远了些,“你们练吧!我就不打扰了。”聂夫人转身离去,端庄优雅。

    “我怎么会怪你,我是说你师娘……”

    “是徒儿不好。”萧卿知垂头。

    媳妇气急了敢揪他耳朵,但肯定不会动手揪萧卿知耳朵的,这就是内人跟外人的区别,所以,有媳妇在,他是教不了儿子的,只能托付给外人了。

    “是……是啊!就是,你师娘肯定就会生气,到时候你……”

    “二师兄救命啊!”谢亭见到聂若,顿时仿佛见到了亲人,眼泪汪汪的吼了一嗓子,正所谓两人犯错不能只一人挨罚,既然二师兄也迟到了,那么,是连二师兄一起罚呢,还是放过他呢?

    聂若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旁边,聂洪再次叹息,自从聂若练武之后,他每天都是如此的纠结无奈,感觉白头发都多了好几根。

    “卿知啊,若儿他每天这么懒散,这样能练得出来吗?”

    那笑容,当真是灿若夏花,不负期待,只是不知道为啥,他总觉得梦里的那双眼睛有些眼熟,不过姑娘人还是很好看的。

    “师娘,二师弟。”萧卿知叫了一声。

    “嘿嘿……”聂若笑了起来,面纱下长得好看就行,眼睛眼熟不眼熟的都无所谓,人有相似嘛!

    “不能。”萧卿知很肯定。

    毕竟,孩子不听话,还是要打的。

    “谢二师兄!”谢亭力道一懈,两个沙土袋子砰砰两声掉在地上,嘴里也只谢聂若,而不喊大师兄,聂若摸了摸鼻子,假装没听到。

    聂若赶到的时候,谢亭正一人直面萧卿知的教导,萧卿知对聂若态度宽和,但不代表他也能忍耐偷懒的谢亭,同样是想偷懒,谢亭就基本逃不过责骂体罚,比如此刻,谢亭手臂上挂着两个沙土袋子,手脚发颤的在那里蹲马步。

    这样下去不行啊!聂洪招招手,把萧卿知叫到自己身边,不远处的凉亭里,聂夫人正坐在聂若曾经的位置上,喝茶吃瓜果,时不时的点评一下大家的练武进度。

    “我答应过师父,要用心教导两位师弟,却一直对两人太过宽松,并没有严厉教导,是我的错。”

    “好啊!”没有什么危机感的聂若微笑点头。

    为了教好聂若,他只能对不起萧卿知,让他夹在中间为难了。聂洪心里十分愧疚,但又不得不为。

    聂若没有深思这些,而是打起精神,起身从床上直接蹦了下来,做了一场好梦,聂若心情十分愉快,甚至有点期待见到黑着脸的萧卿知跟一脸纠结无奈的亲爹了。

    萧卿知下定决心,转头回去,聂夫人正端着盘子站在聂若身边,两人说说笑笑的,聂夫人还捏一块切好的水果喂到聂若嘴里。

    萧卿知也听明白了,皱了下眉,“师父的意思是,让我严格教导聂若吗?”

    萧卿知淡淡的瞟了一眼聂若,冷声道:“体罚就到这里吧!下不为例。”

    “这是……”聂若愣了愣。

    “师娘爱子心切,便是责怪,我也一力承当。”萧卿知抬起头直视聂洪,“徒儿不怕。”

    可是聂若似乎忘了,他从未见过红衣姑娘的真实面目,梦中摘下面纱,看到其完整面容,不过是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才梦到的罢了,对方未必就长得如他想象的那般。

    聂洪更忧愁了,偷偷打量一眼凉亭里‘监工’的夫人,压低声音道:“这个,教导若儿的事情,只怕还是要落在你身上,你师娘……想来便是心疼,也不会对你如何的。”

    一刻钟后,聂若鼻梁上出了些薄汗,想要起身休息,却被不远处舞剑的萧卿知察觉,还未起身,萧卿知就

    “啊?”

    聂若坐在床边发着呆,许久没有回神,纵然在梦里一次次的重复那段回忆,也没有今晚的这场梦刺激,他竟然在梦里掀开了红衣女子的面纱,看到了她对自己盈盈一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