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尚晚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春尚晚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早知这么容易就多要一些了。

    却被宋妈妈一把拦住,动弹不得。

    “现在你们说是她亲生父母寻来要带她走,当然,为了孩子前途好我们也不拦着,但是好歹你们要把她这些年花费的银钱还了吧!”

    秦氏果断拒绝,“赶紧把一千五百两银子给我,否则我便去县衙告你们去。”

    刚抱回来的时候她才棒槌那么大,现在长得比我都高了,这不都是我们夫妻俩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

    不想再跟她耽误时间,如意看着宋妈妈:“时辰不早了,我们走吧。”

    秦氏呆呆地看着掉在脚边的一堆碎银子,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那你说说应该给你多少银子才能报答这些年的‘恩情’。”

    光是想想村里妇人们羡慕的目光,秦氏的心就激动得怦怦直跳。

    如意站在秦氏面前站好,抓起一把碎银子:

    一千五百两都够他们整个村子的人舒舒服服过完下半辈子了!

    可是她不能。

    秦氏贪婪的目光扫过谷雨肩上的包袱,似乎确定了那里装的都是银子,并且银子马上就是她的了。

    见她说了这么多不过是为了钱,宋妈妈刚想开口讽刺两句,却听到如意开口。www.banweishuwu.com

    首先要买几亩良田,再盖一座大院子,买两个小丫鬟伺候自己和闺女,如意这丫头走了后,家里的活儿得有人干,然后再给自己做几身衣裳打几根金首饰。

    “怎么不对?”宋妈妈问道。

    说完,一把碎银子直接从如意手中滑落,掉在秦氏脚下。

    “我七岁那年冬天,妹妹调皮非要去河边玩,不慎失足掉到了河里,当时我吓得要死,拼了命地将她拉了上来,回来后你怪我没带好妹妹,用烧火棍打得我三天都下不来床,

    银子应声而落。

    “这些年我过的什么日子,需要我一一说出来吗?”

    “当初你们抱我回来,不就是因为家里缺个使唤的人么?平日里随便给几口剩饭,就像养条狗一样,家里的活儿也有人做了,等长大后再卖了换点彩礼钱回来,呵,这可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

    秦氏见自己到手的银子飞了,什么都顾不得了,张牙舞爪地冲过来想抓挠如意。

    如意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哦?是吗?”

    宋妈妈愣了下,一下子还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银子,但是也不好驳了如意的面子。

    便恭敬问道:“小姐,这是您的养父母,您看......”

    白为也很高兴,她们出手如此大方,想必给自己的赏钱也少不了。

    明明说好的是一千五百两,怎么又变成三十两了?

    白为都被他们的厚脸皮吓了一跳。

    宋妈妈从谷雨身上的包袱里掏出三枚银锭子来,然后又掏出几张银票,细细数着。

    秦氏和白山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喜。

    宋妈妈想当然地以为,如意是想给他们一千五百两的碎银子,那必然是不够的。

    这丫头怎么变得怎么刁钻。

    秦氏见了瞬间眼里泛着光。

    心里已经在算计着要怎么去花这些银钱了。

    如意将银子银票都还给谷雨,吩咐她收好。

    然后转头看着宋妈妈:“妈妈可带了碎银子?”

    “这十两。”如意弯唇,“为你们肯给我一口饭吃,虽然每日我只能吃一顿,且都是你们的剩菜剩饭,时常饿得昏睡过去,但好在总算没饿死。”

    “说不出来么?”

    “听村里的人说,我刚来的时候白白胖胖很是可爱,有不少人都相中了想带我回去养,其中也不乏家庭条件好的或是生了儿子想要女儿的。是你们趁着没人将我偷了来,任谁来都不肯开门,别人没办法只能放弃,你们这才成功把我留了下来。”

    如意双眼通红盯着秦氏,想想小时候吃的那些苦,她真想杀了秦氏。

    我穿着湿透了的破棉袄躺了三天,发烧都把衣服都烤干了,差点没挺过来,幸好我命大。但我还是要还你这十两,谢谢你给我留了一口气。”

    “不行!”

    “够了。”如意微笑摇头,从宋妈妈手里的荷包中数了数,剩下多的又还了回去。

    说到这,她自嘲一笑,道:“说来可笑,从收养我至今,你们花在我身上的银钱也就三四两银子,这三十两也算是还了你们让我活到现在的恩情,从此以后你我一刀两断。”

    想不到银子来得这般容易,又有些后悔要得少了。

    如意冷冷看着她:“那你说说看,你对我还有何恩情?”

    “对对对,就是一千五百两。”

    白山赶忙抢着回答:“一千五百两!”

    “给!”如意大手一挥,“宋妈妈身上可带了银钱,可否借我使使?”

    见如意松口,秦氏笑出花来,掐着手指头算起账来。

    如意凑到秦氏耳边,“那我若是去告你拐卖朝廷命官的家眷,那你又该如何应对呢?”

    必定是害怕沾染上官司的,反正自己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这十两,是为着你们给了我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让我不至于流落街头,虽然我从小只能睡在杂物房,夏天与蛇虫鼠蚁为伴,冬天四面通风,我只能靠多铺些稻草勉强取暖,但好歹是个落脚之地。”

    “带了。”宋妈妈解开腰上的荷包,“碎银子只有这些,大概只有三十两。”

    “我养你十五年,一年算一百两银子,十五年便是……”

    “你这个小蹄子,存心戏耍我是不是?”

    宋妈妈瞥了一眼坐在地上脸色铁青的秦氏,吩咐谷雨搀扶着如意朝马车方向走去。

    秦氏脸色白了又白,嘴唇抖动得不成样子,“你……你……”

    宋妈妈见如意一直未开口说话,也拿不定她是什么意思。

    秦氏眼睁睁看着谷雨把银子又收回了包袱里,心中急得不得了。

    “我……我……”秦氏嗫嚅半天,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秦氏扬扬得意,从刚刚宋妈妈的话里听出来她们是大户人家。

    可真敢说呀!

    回头见如意握着碎银子朝自己走过来,不由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和谷雨对视一眼,背过身去翻看包袱。

    宋妈妈先将银锭子先递到如意手里,就见她说:“妈妈不对。”

    “是,小姐。”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