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尚晚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春尚晚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亲生父亲派人来养父母这边接她回去。

    鞭子玩腻了又换个花样,直至如意身上没一块好肉,穿衣服都遮不住伤痕时,老王爷也玩腻了。

    不想却被厨房的人抓到,被打得头破血流。

    前世害过她的人,一个都别想跑。

    但因为那时的自己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所以没有带回家来。

    汪直锋就是送给老王爷工具的人,对于如意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比谁都清楚,自然就看不上她。

    跟丫鬟没有任何区别。

    “你这个死丫头,居然敢扯我头发?”

    便有人将她骗到枯井边一把推了下去,又合伙搬来一块大石头封住井口。

    老王爷年逾古稀,早已无甚用。

    那时觉得便是再累也值得了。

    即使每天累得身心俱疲,也不曾喊过一声苦。

    在亲生父亲想要官位再进一步的时候,才想起那个被他扔掉的女儿。

    前世也是这样一个大雪天。

    昨夜一场大雪让整个世界都化为了白色。www.shishuxuan.com

    只为了在嬷嬷夸她学得好的时候,父亲能满意地瞧她一眼。

    为了吃口饱饭,她将自己带来的财物散尽,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只能去厨房偷些残羹剩饭。

    算算日子,许家的人也该来了。

    养父养母独宠妹妹一人,哪怕自己被妹妹欺辱打骂他们也只会在一旁拍手叫好。

    不过就算是秦氏先动手的又怎么样?

    一想到冷漠的父亲将她如同货物一样许给别人。

    秦氏见养女不似往常那般讨饶,反而无视自己,心里大为不爽。

    下人们都有眼力见,不受宠的妾室连一口热饭都吃不到,更别说她连妾都算不上。

    觉得她丢了自家的脸面。

    如意抬起头,冷冷瞥了一眼秦氏,越过她朝外走去。

    “赶紧干活去!不把这几天的活干完!晚上你没饭吃!”

    伸出冻得发紫的双手,如意无奈地苦笑,没想到居然还能有机会重头来过。

    从那以后她就变得疯疯癫癫,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那天养母难得和善地同自己说,亲生爹爹要接她回家,她高兴坏了。

    低头看了几眼自己尚还年幼的身体,如意忍不住笑了。

    初回府,因着她不懂礼仪,闹了不少笑话,也让府里的老太太对她厌恶不已。

    整整七日,如意才在清醒中不甘地闭上了眼。

    他不敢相信的目光看向如意,这个养女一向乖巧,怎么会突然跟妻子动手。

    从有记忆开始,如意便在打骂中长大,虽然总是饿得浑身无力,但好歹也活了下来。

    她以为只要回了父母身边,便也能如妹妹一般被捧在手心里疼爱。

    要报仇就必须得回去,这次她要亲眼看着许家的人下地狱。

    如意呆呆地坐在窗边望着外面的冰天雪地,神色复杂。

    对此她并不意外。

    再次睁开眼时,她还以为自己又在做梦了。

    真好,她又活了。

    如意趁机伸出另一只手死死薅住秦氏的发髻用力往后拉。

    把她接回了府里便丢在一边,不再过问。

    跟着如意的脚步走到大门口,见她拎着猪食桶往外走,便一脚踢在如意的腿上。

    又把她赏给了自己的走狗汪直锋。

    如意眼神冷了冷,嘴角咧出一个嘲讽的笑。

    她不打算再忍了。

    秦氏一脚踹开房门,叉着腰瞪着如意。

    白山吓了一跳,妻子的头顶上果然秃了一大片。

    居然还敢瞪自己,秦氏走过来一脚踩在她手背上,用力反复碾着。

    就在如意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时候。

    “死贱种,早知道你那么没用就不该捡你回来!”

    且再忍耐忍耐吧。

    说着,把自己的脑袋递到白山眼前。

    如意这具身子日日吃不饱饭,哪有什么力气,一下子就扑倒在雪地里,小半桶猪食撒了一地。

    许久之后她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门外传来一阵梦里的敲打门的声音,其中还伴随着骂骂咧咧的女声。

    秦氏吃痛只好松开脚,如意拿回一看自己的手背都青了,倒是不觉得疼,许是冻僵了。

    回头朝着屋里哭喊道:“老白,老白,你快来救我啊,这死丫头要杀了我,不得了了!”

    一想到那个须发皆白的老王爷光着身子伏在自己身上的恶心模样,许如意胃里一阵翻涌。

    见她摔倒,秦氏一脸得意。

    “还敢不敢瞪我了,嗯?”秦氏蹲在如意面前。

    她也一度沦为汪府下人们的玩物。

    后来便有人赠他金丝软鞭,他如获至宝,一到晚上便拉着如意在床上摆弄起来。

    年轻的美人看得见吃不着,让他如猫爪挠心般难受,他便夜夜让如意脱光了跪在地上。

    因为从懂事起她就一直在干活。

    至于眼前的这个女人......

    “不就饿了几天而已,别给我装成病恹恹的样子,快去劈柴!”

    前世从小就学会了忍,可是最后又落得什么下场?

    她也认真去学了。

    她本以为等自己学会这些后便能得到所有人的喜爱,却没想到是步入另外一个地狱。

    后来,下人也玩腻了,还惹上一身的病。

    说着,拍着大腿坐在地上哭嚎起来。

    秦氏揉着被拉扯过的头皮,一看手里多了一把头发,愤怒不已。

    只为了打通王爷的这条门路。

    如意死都没想到自己会被当做礼物送给行将就木的老王爷当妾室。

    看着摔了一地的脏东西和如意狼狈的样子,大概也能猜出是妻子先动的手。

    回过头如意满脸怒意瞪着秦氏。

    白山正在屋里烤火,听到妻子的哭喊声吓了一跳,他连外衣都没穿就急忙跑了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死丫头,你不用吃饭,猪还要吃呢,赶紧去喂猪。”

    为了不让她继续丢许家的脸,父亲费尽心思去请从宫里放出来的嬷嬷,来教她礼仪规矩。

    过了许久她才明白,当初之所以会接自己回府,是因为她还有那么一些价值,便是为了能将她嫁出去,为许家换取一丝利益。

    看到丈夫来了,秦氏忙把手里的头发给他看,“这个死丫头打我,你看,我头发都被她扯光了。”

    他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在哪,受着怎么样的苦。

    她已经没有银子请大夫了,只能生生熬着。

    她回到了十五岁那年。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