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王小帅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只是眉色略浓,英俊中有一丝狠辣之色。

    夏羽甚至第一眼都没认出来是他娘。

    小院之中,十几个仆役都笑了起来。

    “找死!放开我娘!”夏羽转身扑向两名壮仆。

    正是昏迷了八年之久的,夏羽。

    夏羽直接气炸了肺!

    麻婆婆冷笑道,“死孽畜,你要死我就让你死个明白!韵竹大逆不道,修炼妖法,给你弄来金光护体,原来是召唤黄皮子上身,你别不承认,你死定了!”

    “胡说八道!”

    “娘?你们这样对我娘?!”

    “娘,你带着蝉儿先回屋吧,这里我来处理!”

    醒醒吧,八年了!

    这明显是诬陷!

    “羽儿,你醒来就好,醒来就好。”韵竹虽然想抱住儿子,但是她满身血污,感觉自惭形秽,只是站在半步之外。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自己还是叱咤风云的羽少爷?

    “你是蝉儿?”夏羽昏迷之前,夏蝉才一岁,现在长这么大,倒是有点不识。

    现在夏家,做主的是夏云霄,当家的是二夫人!管事的是二管家!

    他想过一千种可能,都没想到,竟然是这一幕!

    全身都是黑狗血和粪便,脸上更是一片污浊,简直已经被折磨的不像一个人,惨不忍睹。

    当韵竹扑过来,夏羽根本不敢相认。

    “哟!你这个黄皮子还装得蛮像

    两人见到夏羽,也心中惊惧,不由得松开了手。同时,夏蝉身后的恶仆,也放开了手。

    他可是为了家族才昏迷八年,夺得了红崖山灵铁矿一百年的开采权,天大的功劳。

    倒是夏蝉一下扑了上来,哭诉道,“哥哥,你终于醒了。你不要再让他们欺负娘了,你不要让他们欺负娘了!”

    在梦境之中,美人师尊只是跟他说家中可能有变故,具体情况不知。

    韵竹见到儿子苏醒,不愿惹是生非,连忙打断道,“婵儿别说了,你哥哥能醒来,就是最好的。”

    夏羽身上的金光护体,明明是美人师尊使用大神通,透过梦境,加之他身。

    你算是什么东西?

    如果早知如此,夏羽宁可不学剑诀!

    “娘,我知道了。”夏羽把夏蝉的小手递给韵竹,等她们回屋才转过身。

    “好好好,很好!原来是这样的家中变故!”夏羽满含血泪,怒极反笑。

    “娘!”夏羽双目血红,泪水涌出,模糊了视线。

    和韵竹又有什么关系?

    竟然是这副模样!

    八年时间,他每天和美人师尊学习剑诀的时候,他的老娘却是在忍受着折磨和侮辱!

    只见他娘韵竹被两个壮仆反扣双臂,跪在满是冰雪的地上,而她的全身,竟然满是黑狗血,满头满脸,惨不忍睹!

    竟然这样对待他母亲!

    夏羽目光扫过众人,口气幽深,“我娘说了,让我饶你们一命。”

    众人才松一口气,又听他道,“这里所有仆役,对我娘和妹妹动手的,自断双臂;没有动手的,自断一臂!”

    “立即给我拦住!”麻婆婆大声呼喝,挡住夏羽道,“黄皮子,休的嚣张!你附身也不选一个好地方,这里是夏家!死孽畜!”

    夏蝉看见哥哥清醒,更加委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依然要说,道,“哥哥,他们太坏了!他们天天欺负娘,要把咱们赶走,不给娘月钱,娘就靠给人家洗衣服买药,他们还用脏东西浇在我们身上……”

    “放开我娘!”他脸色狰狞无比。

    “要我们自断手臂?”

    “娘!”

    可是等他从屋中走出来,才知道根本不是这样!

    夏蝉顿时乖巧的闭上嘴。

    “羽儿,得饶人处且饶人。”韵竹又担心劝道,“你醒了娘就开心了,算了。”

    只是笑声,有点疯狂。

    这少年身材颀长,身姿挺拔,腰杆笔直,虽然年轻,但却有顶天立地的气势。

    所以夏羽还以为是夏家的对头徐家发难,所以他心心念念的是苏醒以后,惩治徐家,中兴夏家。

    与此同时,韵竹和夏蝉也大声挣扎呼喊,“羽儿(哥哥)!”

    他。

    他头发高高束起,脸上最为醒目的,就是一对剑眉。

    此刻他心痛无比,后悔无比!

    夏羽的双目,瞬间血红,目赤欲裂。

    “什么黄皮子?”夏羽被挡住,他厉声喝问:“麻婆婆,到底怎么回事?为何这样对我娘?”

    “羽儿!(哥哥)”

    夏家并没有出现变故,出现变故的是他的母亲。

    夏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八年时间,母亲和妹妹过的什么样的生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九剑杀神

王小帅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