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琵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雨打琵琶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很快,局势迅速逆转,鸣鼓收兵时,萧衍命人把北狼人的几位副将的头颅割下挂在了城门上,其余的尸体挖了个万人坑全埋了。

    随着队伍越来越近,上官蓉紧蹙的眉头缓缓舒开,嘴角渐渐扬起了弧度。

    他以为,就算他战死沙场,也不会有人再记得他了。

    萧衍转过身,夕阳落照在他的脸上,衬得他的五官俊美如斯。

    萧衍微微一怔,那双深邃如墨的眼睛,瑰丽如宝。

    城楼上苦苦死守的将士们一见到萧衍,无不亢奋不已,一时间军心大振。

    萧衍就站在斜阳里,身量修长英停,黑衣墨发如墨,虽然所处之地

    身后响起了脚步身,上官蓉来到萧衍身旁,笑道:“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舒婉又做了一个漫长的梦。m.julangge.com

    寒风猎猎,千军万马在厮杀呐喊,上官蓉身披战甲,手持弓箭站在高高的城墙上。

    眼看着城门即将被破,一声声铁骑由远至近,这天地仿佛也被这声音震动。

    萧衍接过手中香囊,像对待一件稀世珍宝一般,心里涌

    ……

    这一次,舒婉不知昏睡了多久,她只希望永远不要再醒来。

    可眼下军队粮草不足,朝廷派出的援兵还有七日才会抵达,想必到那时,被北狼人围困在城中的将士和百姓,不被饿死,最终也会落得被敌军攻破城池乱刀砍死的结局。

    “是战王!战王回来了!”身旁的副将也看清了队伍最前面的男子,正是已经失踪一月有余的萧衍,没想到他不但能活着回来,还带来了十万援兵。

    上官蓉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淡淡道:“罢了,本侯爷认输了,我努力过了,可她,心里只有你。”

    “她……想要寻我?”语气中透着一丝讶异和惊喜。

    萧衍心口一动,想是刻意冰封的心海忽然被投入一颗大石头,激起巨浪。

    目之所及,鲜血四溅,残肢断臂,洁白的雪地早已鲜血染成了红色,城墙之下,犹如一个修罗场。

    便是这样一个从修罗场走出来的人,带着大军一下子便北狼大军撕出一道巨大的豁口。

    薄唇微动,还不等他说上一句话,上官蓉便抢先说道:“这才可不是我非要来找你,我若不来,婉婉定是要不顾一切来寻你了,我可舍不得让她吃苦。”

    “还有,这东西,是她亲手绣给你的,你怎舍得丢弃。”说着,从怀中将那只香囊取出,塞到萧衍手中,上官蓉嘟嚷道:“她都未曾给我绣过一只。”

    北狼人来势凶猛,上官蓉率领重将顽强抵抗,两军正处于相持不下的阶段,已对峙了数日。

    可往往怕什么便来什么,这几日北狼人按兵不动,大抵是想跟他们打消耗战,想要把他们活活耗死,不料今日一反常态,竟然发动猛攻。

    可萧衍没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无人能抵挡住他,他手里的长剑,一滴滴淌着粘稠的鲜血,将一个个北狼人斩于刀下。

    “侯爷,对方

    “誓死守住城门!”他高声呐喊,一箭射穿了一位领将的胸膛。

    他一身黑袍,自那尸堆血海里踏过,终是让北狼人再次明白,为何他要被人称作“活阎王”。

    只见那队伍十分庞大,如同猛兽。

    上官蓉道:“看看就知道了。”

    城楼上每日都有不少士兵连夜不休的放哨,就怕敌军搞偷袭。

    傍晚,残阳如血,空气中的血腥味久久不散。

    他真的回来了,他这一回来,无疑是拯救北境于水火。

    来势汹汹,是敌是友?”身边副将紧了紧手中的大刀,脸色沉重。

    可北狼人何其凶猛,雪狼在尸山里疾步穿行,托着北狼人快如闪电,血肉之躯的将士们根本抵挡不住。

    “你说什么?”

    北境守住了,北狼与乌桑大败,连夜退兵数百里。

    北狼人也没料到来的人会是令他们一度闻风丧胆的萧衍,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军心涣散。

    上官蓉道:“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婉婉心里的人一直都是你,一个月前,你战死的消息传到京都,她不管不顾要来北境寻你,是我答应了她要将你找到,平安带回,若非如此,她定然会不顾一切随我来北境的。”

    是尸山血海,可他身上与生俱来的矜贵之气,却让人移不开眼。

    梦里已是浮华半生过。

    北狼人显然也被这巨大的动静惊住了,纷纷转头朝那方向望去,只见那片黑压压的军队离他们越来越近。

    上官蓉与众将士站在城墙之巅,望着不远处黑压压的一片,一时分不清是敌是友。

    北境。

    因为他知道,倘若来的是敌方,那么今日他们怕是守不住这城门了,不但他们都要死,这城中的百姓定然都要陪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醉春风

雨打琵琶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