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琵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雨打琵琶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不远处马蹄声惊起林中飞鸟,温廷玉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舒婉伸手,从他掌心抓过药丸,一股脑塞进嘴里。

    “廷玉哥哥。www.juyuanshu.com”

    他知她一向心软心善,这是她的可爱之处,亦是她的软肋!

    温廷玉转身,就见舒婉从水中探出脑袋。

    轻轻捧起她的脸,温廷玉吻了吻舒婉的额头:“阿婉,我先走,记得帮我找出红匣子,还有……别让他碰你。”

    是他亲手设计将她嫁给萧衍,现在却要她为他守身如玉。

    温廷玉一下子看出端倪,声音中带着一丝慌张:“你中毒了?”

    “罢了,阿婉,我相信你了。”他笑着抚摸着她的脸,眼神又恢复成了往日的温和。

    “我会尽快帮你偷出密信,其他的,我无法帮你!我真的不知道萧衍在哪里,方才所说,句句属实。”

    他真的不知道吗?

    温廷玉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她。

    舒婉心中冷笑。

    她实在做不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况且方才是萧衍救了她一命。今日替他隐瞒行踪,就当是还萧衍一个人情,往后便不再欠他!

    温廷玉紧紧搂住她的腰身,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阿婉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

    舒婉当着他的面拔出左臂上的毒针,身子

    “可他们连我也想杀!”舒婉抬眸,定定地望向他,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陌生。

    冰冷的湖面已经结了一层薄冰,舒婉起身的时候浑身冻得发抖,一张小脸苍白如纸。

    舒婉又怎知那不是解药,人是他派来的,毒也是他派人下的,解药自然会在他身上。

    舒婉咬了咬唇,依旧

    嘴唇上的乌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了下去,惨白的脸也恢复了几分血色。

    方才离开的黑衣人已经折回:“主子,没有找到萧衍的行踪!”

    就这这时,身后传来舒婉虚弱的声音。

    她这样想,心中便觉得好受了许多。

    “阿婉,你怎么在水里!”温廷玉大步上前,一把将她从水里捞出。

    温廷玉耐心解释:“他们是来刺杀萧衍的!”

    说完,他倒出几粒在掌心,舒婉忙问:“这是解药吗?”

    将她温柔拥入怀中,他语气轻柔:“阿婉,告诉我,萧衍在哪?”

    舒婉点了点头,脸色却极为痛苦,嘴唇隐隐有发紫的迹象。

    “萧衍的人一定很快就会到这里,你不要乱跑,就当从未见过我,继续在他身边呆着,替我尽快找到红匣子。”

    已有些不稳:“廷玉哥哥,这针有毒,我恐怕……快不行了。”

    还是……想斩草除根。

    “阿婉,你最好不要骗我,你要记住,你哥哥还在边疆受苦,萧衍这人冷血无情,除了我,没人会帮你!”

    摇头:“方才确实是他带着我离开的,可到了这里,他嫌我累赘,便将我丢下马,为了保命,我一直躲在水里,直到你唤我,我才敢出来。”

    “廷玉哥哥,我没事了,你走吧,萧衍的人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任他。

    更不敢相信,他派来的人,竟连她都要杀。

    温廷玉点了点头,温声哄道:“阿婉乖,吃了就会好了。”

    身后的几名黑衣人相互对视一眼,马上顺着舒婉出现的地方一路搜寻下去。

    舒婉低着眉眼,唇瓣被她咬出血。

    温廷玉语气平淡:“阿婉,你应该知道,就算我不杀他,迟早有一天,他也会杀我!方才差点误伤你实属意外,是我考虑不周,不知道你也会跟着他出来。”

    可为了哥哥,舒婉不得不对温廷玉言听计从,僵硬点了点头,她乖巧回道:“不会的,他不近女色,不会碰我的。”

    忙解下披风罩住她的身子,温廷玉满眼担忧:“有没有冻着?”

    温廷玉搂住舒婉的手暗暗握紧,他知道,今日再没机会杀他了,往后也不会再有。

    她不敢相信,她的廷玉哥哥为达目的,竟不折手段至此!

    温廷玉蹙眉:“我的人方才看见他带着你一起逃离,阿婉,你别骗我,今日这样的机会不多,错过了这次,往后再想杀他,就难了!”筆趣庫

    闻言,温廷玉脸上露出欣慰的笑,

    “廷玉哥哥,我死之后,你能不能帮我照应一下哥哥,下辈子我再报答你的恩情。”说完,她身子一软,就要从他怀里滑落。

    月光下,温廷玉的侧脸轮廓清晰了两分,看向舒婉的双眸愈发深邃。

    舒婉握紧了拳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舒婉一把扑进温廷玉怀里,满脸委屈:“廷玉哥哥,这些黑衣人是你派来的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醉春风

雨打琵琶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