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硕莫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菲硕莫薯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第二句话,早晚有一天我们弄死你们。

    社会小哒哒已经被鞭子抽的皮开肉绽了,还是那么嘴硬。

    “草原勇士不怕汉狗。”

    马如敬抽出了腰间佩剑,张成孝连忙上去阻拦:“大帅,大帅莫要被他激怒,若是杀了他,反倒是中了他的计。”

    第一句话,有刚你就弄死我。

    很快,鼻青脸肿身上带伤的战俘被押进来了,十多个人,不少将领也走了进来。

    张成孝叫道:“大帅,现在不可杀,问过再杀啊!”

    马如敬不知道陶胖子打的什么主意,想着死马当活马医了,对张成孝打了个眼色,让他去带几个战俘进来。

    等了片刻,阿勒根哒被押进来了,很惨。

    “你和从容冷静的马大帅说去。”

    坐在书案后的马如敬开了口,可阿勒根哒根本不吃这一套,笑出来了:“,这一天,不会太久,草原上的勇士,会杀了你,用你的头颅,当做酒壶,你有多少家人,就会杀多少家人,杀够一百个,杀够一千个。”

    福三听不懂,但是不耽误他跟着乐。

    要知道凉戎如果真有大动作的话,前期都会集结,筹备粮草,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并且得知各部落的行军路线以及粮草位置,边军就能马上出击,占尽先机。

    陶蔚然站在了阿勒根哒的身后,直接给袍子撩起来了,随即再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的

    鱼是很大,价值也很高,但是能利用的时间很短。

    马如敬挑了挑眉:“如何问?”

    可其实就算问出来也没什么大用,如今昌朝与凉戎,表面上还过得去,真要是偷袭几个部落,很容易引起纠纷甚至是更加难以预料的后果。

    楚擎乐呵呵的说道:“老马头要是主播就好了,家人们可算有用处了。”

    好不容易抓到这么大一条鱼,结果撬不开嘴巴,马如敬就很窝火。

    陶蔚然看向楚擎:“大人,能否让我试试?”

    其实撬开别人嘴巴这件事,大道至简,能疼就行。

    陶蔚然走了过去:“大帅,可否让学生问问他。”

    阿勒根哒越快开口,对边军就越有利,如果再墨迹一会,阿勒根哒被抓的消息传开,无论这家伙再吐出什么消息,价值都会大打折扣。

    很多事吧,他都有个慢慢习惯的阶段,说来也怪,窝火归窝火,马如敬现在都懒得骂楚擎了。

    对于战俘问话这种事,马如敬是真的不擅长,而且脾气也暴躁,不适合这种事,最主要的是楚擎在那看热闹,挺碍眼的。

    可以这么说,马如敬是一天不见楚擎就得难受,见了楚擎就得难受一天。

    楚擎和陶蔚然站在角落,有些失望,他们还以为是多大个事呢。

    瓜不怎么好吃,张成孝被喷了一脸口水,主要是因为一个硬骨头,草原二王子阿勒根哒,嘴巴很硬,张成孝和一群军伍用尽了手段,阿勒根哒就两句话。m.aihaowenxue.com

    如果阿勒根哒交代情报,比如一些靠近边关的部落在什么位置,有多少人,哪里的水草肥美等事情,不说马上去偷袭这些部落吧,至少心里有数。

    “问你什么,便答什么,本帅,给你个痛快。”

    “先带进来一些凉贼战俘,可好。”

    本来就窝火的马如敬,见到楚擎、福三、陶蔚然三人,更窝火了,因为这三人站成一排,在角落,抱着膀子,乐呵呵的,神情和动作都是一模一样,明摆着就是来看戏的。

    楚擎也是在千骑营混了一段时间后才领悟的这个道理,人的忍耐力是有极限的,只要超过了那个点,触碰到了那个点,强烈的去刺激了那个点,那就和开闸了的洪水一样,直接泄了,问什么说什么,大致意思就是击溃生理或者心理防线,这才是审讯的关键技术。

    被摁在地上双膝跪着的阿勒根哒,一点人样都没有了,赤着个膀子,后背血肉模糊,右手还少了四根手指,脸上和脖子和被开水烫了似的,全是燎泡。

    自从上次城南木台子全体投敌的事件出了后,马如敬天天想着楚擎,怕楚擎在边关惹是生非让他难堪。

    阿勒根哒的确是求死,求速死,哈哈笑道:“老狗,没有胆量的老狗,你杀我啊,来啊,杀我啊。”

    楚擎看热闹,觉得马如敬沉不住气,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马如敬想要问清楚一件事,阿勒根哒为什么会以他自己的名义下战书,现在开春了,草原凉戎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马如敬是那种典型的事事都往坏处想的人,这才是他沉不住气的缘故。

    挥了挥手,让张成孝将人带过来。

    马如敬果然被激怒了,猛地站起身,来到阿勒根哒面前:“本帅,将你千刀万剐,你信是不信!”

    其实这并不是马如敬沉不住气,而是真的挺着急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帝师是个坑

菲硕莫薯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