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硕莫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菲硕莫薯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什么时候说了?”

    楚擎不明所以:“我知道他姓墨啊。”

    “他之前怎么不说?”

    “是。”

    他知道马如敬一直想要刁难楚擎,所以才故意气老头,要是运气好的话能给边关大帅气死,楚擎的边关计划就可以事半功倍了。

    “你…”

    马如敬气的是吹胡子瞪眼。

    楚擎双目圆瞪:“一人力阻四国之战的墨家?!”

    他不知道墨家的主导思想都是什么,却知道墨家崇尚的就是个“绝对”,好的,推崇,不好的,弄死。

    陶蔚然无语道:“是,就是您说的那个墨家。”

    陶蔚然刚要开口,注意到了马如敬,施了一礼:“可否退避片刻,学生有话与楚大人交谈。”

    而这种思想,明显是触碰到了特权阶级的核心利益。

    “是。”

    “锯子?”楚擎挠了挠头:“什么意思?”

    楚擎赶紧给陶蔚然拉了出去:“别搭理他,岁数大了,脾气不好。”

    无论是对统治者来说,还是对底层人民以及封建社会的安定来

    “初见时便说了,之后也说过很多次。”陶蔚然提醒道:“然后您说,别和您提世家,你就认识如家和什么七天。。”

    “墨老…莫先生,墨家,当代钜子!”

    “他都多少年没出门了,村儿里没通网啊,他说的是先秦的时候吧。”

    “我墨哥人呢?”

    本来对楚擎稍微改观一点的马如敬,又觉得这小子不顺眼了。www.yywenxuan.com

    无他,太能装了。

    “问出来了?”

    “应是如此,没详细追问,总之墨先生很是担忧,怕为墨家招惹杀身之祸。”

    “他说了,他是墨家的人。”

    尤其是治国方面,只要是有能力,甭管是杀鸡的还是跳舞的,都可以上位,不问出处。

    楚擎不是太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他知道墨家在战国时期,不太准确的形容,那基本上就属于是暴力团伙了。

    “当代钜…”楚擎倒吸了一口凉气:“诸子百家,墨家,墨家掌门人,钜子,墨鱼是墨家钜子?!”

    马如敬侧目看了眼楚擎,都懒得吭声了。

    还看孙家不顺眼就给宰了,给人全家都宰了,你以为你是谁,你又以为天子是谁,你当天子是你哥呢,你想宰谁他都惯着你?

    “诸子百家中最能打的墨家?”

    摇了摇头,陶蔚然继续说道:“墨子服役者百八十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旋踵。”

    就楚擎现在这个状态,比知道黄老四是天子的时候还震惊。

    “他是用墨家机关术抓的凉贼?”

    老马还是比较厚道的,提笔落字,写了孙家是通敌,军器监监正楚擎与孙尧起了冲突,失手杀了人,如果楚擎不反抗,很容易被杀死,算是自保,而边关六万多人可以作证,都是亲眼看到的,孙尧先动的手。

    陶蔚然不是故意的,他是有意的。

    陶蔚然眨了眨眼:“学生知晓啊。”

    老四的身份,是楚擎原本就慢慢猜测出来的,所以并不算是太震惊,有个接受期,现在一听说墨家钜子是墨鱼,不止是震惊,主要就是…震惊。

    “擅长机关术的墨家?”

    不过马如敬却不知,他这么写,毛用都没有,别说天子不信,兵部的将领也不信,按照大家对楚擎的了解,还被迫自保,世家的人不小心念了他的名字都成天成宿的担心的睡不着觉,谁敢和他争论,和他动粗?

    “怎么回去了呢。”

    陶蔚然跑了进来,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楚大人。”

    马如敬都惊了,咧着嘴,望着陶蔚然,足足半晌,突然一拍桌子,怒不可遏。

    “回望原城了。”

    出了军帐,陶蔚然吐出俩字:“墨家!”

    “钜子!”

    “是。”

    陶蔚然面色有些复杂:“墨家提倡,不,是崇尚非黑即白,墨家尚贤之说,与农与工肆之人,有能则举之,皆不为世人所容。”

    加上墨家子弟出门都是人人带刀佩剑,一言不合就开片,还精通土木以及机关术,战斗力很强,到了最后,虽说墨家思想是维护“底层劳动人民”的理论,但是这种想法带上“死不旋踵”这四个字,善和贤就变了味道。

    楚擎凌乱在了风中:“那家伙长的又黑又瘦,居然是墨家钜子?”

    “本帅是边关大帅,这里,是军帐!”

    陶蔚然苦笑不已:“杀了人,有了心魔,墨先生说,墨家先祖有训,墨家已是凋零,为各国所不容,若想传承,不可再招惹是非,隐居避世,更不可将墨家机关术暴露于世人眼前,此举,必会为墨家招来杀身之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帝师是个坑

菲硕莫薯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