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哪儿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错哪儿了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江勤忽然把手里的小脚抬了起来,恶狠狠地威胁了一声,看样子不

    老公多喝水。

    江勤拧开杯盖,喝水之前不由自主地看了眼杯底的五个字。

    “老板我陪伱啊!”

    “真的跟公主似的……”江勤站起来,眼神有些发怔。

    曹广宇一脸懵逼,心说老江怎么神神叨叨的,还好朋友杯,这杯子里写着可是老公老婆!

    “哦,建工的,那不奇怪了。”

    “c区2栋,让我来看看是哪个系院。”

    这样的杯子少说也得五六十一只,冬天上课的时候正合用,他早就想买一个了,只是月底到了,囊中羞涩,要能趁着做活动白嫖一个得多美滋滋。

    也许……

    “在这个成双成对出去嗨的夜晚,也就建工的那些阳光开朗大男孩们还在坚定不移地支持着拼团吧。”

    小富婆说了声痒,然后从半跪半坐的姿势换到了侧坐,和上次的雨天一样,把腿搭过去,温热的小脚重新伸到他手里。

    我是正人君子。

    尤其是这个当幸福来敲门,男主开局离婚,天崩地裂,独自带娃,全场最佳。

    “我骗她说我没钱了,她就非得养我,把所有钱都给我了,我记得我没要,怎么给揣回来了?”

    曹广宇微微一笑,风轻云淡地吐出五个字:“女朋友送的。www.cuidie.me”

    一进宿舍,暖意扑面而来。

    江勤摆摆手:“你想得美,八个电影,看完天都亮了,今晚就挑一个。”

    曹广宇讲出简单的两个字,低调的不像自己。

    江勤也坐到沙发上,挪动鼠标,打开了一个名叫“和最好的朋友在平安夜看的电影”的文件夹。

    “哥哥,看八个。”

    冯楠舒抿了下小嘴,语气柔柔地开口:“江勤,我都想看怎么办?”

    “……”

    冯楠舒乖巧走近,把右手塞进他的口袋:“大家都在吗?”

    很巧,两个人的里面穿的都是那件从万众商城里买回来的好朋友装,并没有提前商量,只能说纯靠默契。

    他发现自己已经在无形中养了坏习惯,喝水之前必须要看,如果不看,他就会觉得少了点什么。

    冯楠舒的眼神亮亮的,然后抬起两条胳膊,让江勤给她脱掉羽绒服。

    江勤脸正气凛然地冷笑一声,大踏步就进了宿舍。

    冯楠舒坐到沙发上,解开靴子上的鞋带,被加棉丝袜包裹的小脚从靴筒里伸出来,蜷缩在了沙发上。

    而听到他的回答,曹广宇的嘴角渐渐僵硬,最后闷不做声地转过头,眼神中的光顷刻间消失。

    尤其是拼团的上线,直接让他们在宿舍里作了窝。

    江勤目送他离开,心说老路是挺有孝心的,可惜用的不是时候。

    “我事先挑了一些,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江勤的脸离开屏幕,后背往沙发上一贴,手自然下垂,忽然就在幽暗的环境里摸到了一只丝袜小脚。

    自从曹广宇有了对象,而江勤那边的业务越来越忙之后,这两个货就开始互相搭伴了,平时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躺在宿舍,活的慵懒而恣意。

    翌日傍晚,平安夜,小雪纷纷散落,暮色渐重。

    按照童话故事的进程来讲,在这种环境里如果出现一位公主,那真的是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奇怪。

    最重要的是,江勤的感情一直止步不前,但自己和丁雪却爱的火热!

    “?”

    他仍旧记得当初刚开学的时候,江勤一句和妹子出去吃饭,滋翻了全宿舍的场景,没想到有一天,他平平无奇曹少爷也能和江勤比肩,看到同一片风景!

    “你来的不巧,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好像都出去嗨了。”江勤伸进口袋里握住她的手,揉捏了两下。

    江勤哈了口白雾,并没有因为冷而回去,而是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江哥,老曹,你们哪里来的杯子?”

    “?”

    江勤看他一眼。

    “送的。”

    “你那个杯子是丁雪送的?”

    “……”

    冯楠舒的小屁股往前挪了一下,香香软软地贴着江勤,俏脸凑到屏幕前面,漂亮的眼眸被屏幕的光芒映的无比璀璨。

    滋不动滋不动。

    原本靠墙放着的那只沙发被挪到了屋子的中间,前面的方桌上摆着从学院里申请过来的电视,虽然没有台,但用转接器连上旁边的电脑,倒是可以当做扩展屏来使用。

    江勤带着她进了创业基地,推开了207的门。

    没过多久,冯楠舒就从雪夜当中漫步而来,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下面搭配了淑女风的短裙,加厚的黑丝袜包裹着匀称的小腿,一双小羊皮靴在雪地里一踩一个足印,碎雪沾白了她的长发,灵动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人类的悲喜,真他妈的各不相同。

    就在此时,曹广宇忽然看到江勤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粉白色的钱包,厚厚的,还露出一沓红票的角。

    话音落下,后面的办公桌忽然抬起一颗脑袋。

    “你再叫哥哥,我可吃了!”

    江勤心里叨念着正人君子,却把手里的小脚揉的不亦乐乎。

    路飞宇纹丝不动地坐在椅子上:“老板,我和那些没良心的不一样,你放心,我不会离你而去的。”

    江勤喝完水,在办公室环视了一周,发现208的人好都出去浪了,整个办公室都空无一人。

    “冯楠舒的。”

    江勤咂咂嘴,把钱包放在桌上,打算明天还给小富婆。

    里面都是一些不过度宣扬情爱,没有裸露镜头和激情戏份,老少咸宜,不会教坏小富婆的经典好片,一共八部,像什么千与千寻,忠犬八公,当幸福来敲门……

    见两人拎着同款保温杯,周超忍不住从被窝里探出头,小小的眼睛写满了大大的好奇。

    另外,沙发前面的小茶几上还摆着一堆的零食,靠背上搭着一条用来保暖的毯子,一切,都准备的十分周到。

    江勤转头看过去,发现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路飞宇,正打算摧眉折腰事权贵。

    ……

    江勤坐在208的老板椅上,靠着暖气片,对着晚八点的订单看了一遍,在一堆的数据当中找到了当晚单量最高的那栋宿舍楼。

    也许有一天,他连江勤也能滋到!

    他裹紧衣服,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发现雪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落了下来,转眼间就扑成了满地的洁白。

    “你是不是找不到女朋友?”

    “呵呵。”

    “老江,你怎么还用个粉色钱包,真娘炮。”

    三分钟之后,路飞宇被江勤轰出了创业基地,走的时候骂骂咧咧的,心说不让陪就不让陪,威胁要扣工资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听到这句话,周超和任自强立马躺倒,双眼木然地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心说这两个货真不是东西,这不是拿着刀子捅自己心窝的吗?

    “你自己看吧,鼠标给你。”

    曹广宇的嘴歪到不行。

    “其实都还不错,随便点开一个就可以了。”

    “那就走吧。”

    “江勤,我们看什么电影?”

    “好好一个平安夜,都没有人陪着本老板吗?”

    暖呼呼的宿舍,暖呼呼的被窝,饭送到楼下,躺下就是,还有比这爽的事情吗?

    “曹大少,曹帅比,曹威猛,到底哪里送的,我现在去还来得及吗?”

    平安夜,我跟你一个男的过?那像什么样子。

    昨天晚上聊QQ的时候,小富婆说想和他在平安夜看电影,但她不想去电影院,于是江勤就花了三个小时各种收集下载。

    但此刻的他们却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并不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着两人的表情,曹广宇的心里爽呆了,肩头上的两个小人疯狂舞蹈。

    “呵呵,真不要脸,明明是情侣,还用好朋友杯,想不负责任?渣男。”

    “他肯定是个好人。”

    “圣诞节搞活动了吗?还送保温杯,哪里可以领,学院超市还是前广场,我和老任也去领一个。”

    冯楠舒扬起小脸,用温润的眼眸看着他:“江勤,我想和你一起看电影。”

    周超看着他们的同款保温杯,心里痒痒的不行。

    “知道了。”

    一个滚字喊出来,曹广宇顿时就像是卡壳的枪管,刚刚要说的话瞬间就被憋了回去。www.xianqing.me

    老曹开电脑是为了登QQ,继续和丁雪在线温存,而江勤开电脑则是为了和来存庆聊一聊科技大那边的工作情况。

    江勤等她做好准备,反锁了房门,按灭了207的灯,整个屋子里都只有电视的光芒在亮着,环境瞬间就幽暗了下来。

    “不用了,你也去浪吧,我习惯了孤独。”江勤摆摆手轰他走。

    “你先去沙发上坐好。”

    江勤的爱情太科幻,他连想都不敢想。

    江勤故作惊讶,仿佛第一次见。

    周超对白嫖这件事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可谁知道曹广宇和江勤都没有回答,而是默默地坐到椅子上,同时打开了电脑。

    任自强和周超都在,正各自躺在的床上,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情节,浑身蛄蛹。

    “不是她还能是谁。”

    老江有冯楠舒,老曹有丁雪,是挺让人羡慕的。

    “我靠,谁这么懂咱们两个的心思,竟然提前给布置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