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哪儿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洛熙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错哪儿了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可她没想到的是江勤明明知道有聚会,却连来都没来。

    “说不定今天也是这样。”

    “在聊江勤啊,他怕丢人所以不敢来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以前那么千依百顺的江勤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过想到这里,郭子航忽然看了对面的楚丝琪一眼,他一直都觉得楚女神是白月光般的存在,但今天忽然就有点滤镜破碎的感觉了,原来女神也会在背后说别人坏话,那还是女神吗?

    孔雀开屏是为了吸引异性,高中生装成熟也是这样。

    在江勤带着冯楠舒逛吃逛吃的同一时间,城中城中段,龙威酒店的状元厅里。www.linghunshuxuan.com

    这次的聚会是由秦子昂发起的,要的是最好的包厢,订的是最好的酒席。

    自从上次在中心街碰面之后,她就一直在等着江勤后悔,来找自己来认错,求自己再给他一个机会。

    自己明明是为了他好,那么为他着想,还鼓励他……

    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个可能呢,江勤根本就没那么洒脱,他也不是真的不想来见自己,只是害怕被嘲笑吧!

    “路上有点事耽搁了,实在不好意思,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子昂这样的人一走入社会绝对就是精英,太帅了。”

    “没错,跟你一比,我们就显得特别幼稚了。”

    正在此时,包厢的门再一次被推开,王慧茹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也像郭子航一样说着抱歉。

    秦子昂端起酒杯,将里面的啤酒一口气闷掉。

    “他做什么生意啊,开店?”

    她之所以来这么晚其实就是因为在外面碰到了江勤。

    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很烦。

    “他知道自己会被嘲笑,所以今天才不敢来啊。”于莎莎一边给自己添水一边说着。

    “对了丝琪,江勤在高考的最后一天不是和你表白了吗?”

    “哈?现在卖盒饭也能被说成是做生意了?”秦子昂笑了,虽然没多说什么,但表情明显有点嫌弃。

    她在看手机,因为江勤没来,他的QQ头像也是灰色的,这让她有些忧虑江勤到底知不知道聚会的事。

    这年头,三观未健全的青少年都是按照父母的样子去学习做人做事的,秦子昂的亲爹是地产开发商,所以秦子昂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高质量男性的味道,油头粉面,一身西装,手腕上还带着一块金色腕表。

    “嗯,慧茹也是这么说的。”

    我江哥今天一出手就是六十五万你们晓不晓得?

    真不愧是我义父!

    于莎莎瘪瘪嘴:“他肯定是看自己追不上,又怕丢光了面子而被嘲笑,所以就死鸭子嘴硬呗。”

    听到这句话,楚丝琪紧皱的眉心忽然舒展了一下。

    虽然说职业不分高低贵贱,可连孔乙己都脱不下自己的长衫,这些高中生自然也瞧不上那些低端职业,在他们看来,身为准大学生的他们就是这个社会的人才,是国家的栋梁,卖盒饭这种事实在是太丢人了。

    但转眼之间,一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对方非但没有后悔,反而连一条QQ消息都没给她发过。

    楚丝琪回过神,接着就嗤笑了一声:“他哪有那个本事啊,就是在中心街那边卖盒饭而已,我和慧茹上次逛街的时候碰见了。”

    就在此时,包厢的门忽然被一只胖手推开,郭子航匆匆忙忙的跑进来,嘴里叨念着不好意思。

    妈的,江哥不会是意有所指吧?

    王慧茹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就连坐下去的动作都停滞了几分。

    “什么意思?”楚丝琪的双眸里闪过一丝茫然。

    不过郭子航想息事宁人,但其他人可没那么容易就放过江勤这个话题。

    不过他终究没把这些话说出口,因为江勤前天刚跟他说过一句话,有些人笑你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想笑你。

    秦子昂谦虚地摆摆手,说自己只不过是由感而发,并悄悄地望向坐在对面的楚丝琪。

    只是楚丝琪表情淡淡,却是一脸兴致不高的样子。

    看来江哥那天扭头就走也是有原因的吧。

    三年二班的人陆续到场,纷纷落座。

    “各位,高中三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能有机会和你们在一个班,我感觉很荣幸。”

    这次的聚会她本来是不想来的,因为楚丝琪并不喜欢这种氛围,但她就是想来看看江勤是不是有自己说的那么洒脱。

    郭子航听完之后想骂人。

    楚丝琪除了王慧茹之外还有个闺蜜,名字叫于莎莎,平时就喜欢阴阳怪气,所以听到江勤的名字立马就蹦跶出来了。

    郭子航本来是想把江勤带妹子出去玩的事说出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话一到嘴边就拐了个弯。

    “江勤在做生意?”秦子昂看向郭子航,表情有些诧异。

    08年是非主流的巅峰时代,非主流语录也流行的很,秦子昂觉得自己确实很有王霸之气,所以嘴角总是保持上扬的弧度。

    听到这句话,对面的楚丝琪顿时咬住了嘴唇,放在桌下的拳头也随之捏紧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成年人了,所以我提议大家共同举杯,但谁都不许喝饮料,必须喝酒,因为今天我们喝下去的不是酒,而是成熟。”

    见到这一幕,状元厅里顿时掌声雷动。

    好家伙。

    而且她碰到的不只是江勤……

    在楚丝琪看来,江勤一定忍得无比痛苦,而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他绝对会忍不住道歉。

    “哦,他去做生意了,最近一段时间太忙,所以就不来了。”

    “饮我半生颠沛流离,饮我一世孤独寂寞,这是我看过最霸气的个签。”

    又学着亲爹在酒桌谈生意的样子,把酒杯倒过来,给大家看看什么叫一滴不剩。

    我江哥是洗脚城的常客你们行吗?

    “诶,郭子航你怎么一个人来的?江勤没和你一起来啊?”

    谁让他这么对自己的,吃点苦头也好,看看未来后悔到哭的是谁。

    “对啊。”

    哼,活该。

    “我曾在我的QQ空间里写过这么一句话,饮我半生颠沛流离,饮我一世孤独寂寞,这一杯,我先干为敬。”

    “我刚才走错地方了,找半天才找过来。”

    楚丝琪想起那天事就气的不行:“别提那天了,一提我就生气,表白失败就把情书要回去,还说不是真的喜欢我,弄得像是我在自作多情,什么人啊!”

    那他岂不是料事如神?

    楚丝琪的傲娇劲儿一上来,直接就把一口小银牙紧紧咬在了一起。

    而周围的其他的同学也忍不住一阵偷笑,觉得江勤幸亏没来参加聚会,要不然得丢死人。

    她觉得江勤真的变了,变得好能忍啊,以前的他只要半天不跟自己聊天就难受的不行,现在却能够忍一星期了。

    “秦哥,你真的一点都不像学生,一举一动都太成熟了。”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洛熙文学网